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七)

    严重ooc 慎入
前情提要:在华佗神术下,郭嘉苏醒;毒尚未好全,卧病在床时,不想曹操入他帐内,却未能得逞…

      “主公,有嘉一日在,定能助你千秋霸业。所以,主公大可不必这般讨好嘉,嘉与主公皆并非怀龙阳之好,只一时冲动,不可日后留了患。”
      郭嘉背对着曹操,整理着一身素衣。            
      
      他感觉刚刚被曹操碰过的地方隐隐发疼,便无法抗拒的握紧拳头,指尖轻颤。他微微仰起头,红了的眼生怕流出泪来。良久,他未见身后动静,转身却只看见空了的床榻,早已失了温度。     
         微抿着唇,却控制不住的落下一行泪。      
        
         曹操出了帐,站在帐后的院内久久。      
         他本命人锄来一棵老梧桐。梨树不是都失了生机么,砍了去,植下一棵梧桐倒也不赖,只可惜再没了机会。      
          再不能放任袁家那两个小子了,可怎奈那刘玄徳如今身在刘表帐下,只怕他乘虚而入啊。      
           曹操谈了口气,走回大营。      
          
            不出所料,群仕无一赞成进攻,皆是怕丢了大营。他器重的荀彧亦在反对之,加上刘备还在刘表,曹操心中也是大石未落,不知如何是好。      

            但有一个人,确是支持曹操。      
            是郭嘉。      
   
            曹操知道这个军师祭酒的能耐,天之鬼才也。只是之前发生的事,让他不禁心生疑问。     
            如若真有良策自是好事,只怕…      
            他想起那天郭嘉回绝他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在他看来,那只不过是自己的讨好,那自己又拿什么理由去相信他呢?      
             曹操犹豫了。     
            可是他还有利用价值。     

             有了郭嘉的支持,即便那时不用他的计策,出征也就更容易些。      
             哪怕吃了败仗,他也要赌一赌。           

      横槊于手,对酒当歌。     
      水恶路瑶,扬州烽火。     
       曹操剑指乌桓,已是刻不容缓。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郭嘉居然要求随军。
      曹操不愿耽误天时,并未多想,便随了他。      

      郭嘉知道曹操让他随军后,心中一凉,却也快然。
      果然,他大概已经忘了自己这病殃殃的身子了,如若是这样归了天,也没什么不值。

       郭嘉笑笑,跨上马,跟在曹操身后。                  

【真的短小😭😭😭真的卡文 小天使们对不起 谢谢你们的支持 ♡-(๑˙ー˙๑)-♡】          

【【深中曹郭和人民名义毒的衍生短篇//∇//)④

        主曹郭 略策瑜 都是甜饼 现代         
  
  (十)           

     中央派下来的书记到了。      
     常委会上,决定冻结大部分在位干部。好在曹操为官贴面无情,得罪的人虽不少,但于公于私皆依律依法,便自然挑不出什么毛病。      
      为避免职位空缺,新干部自然少不了。      
     一场会下来,曹操听的恍惚,就记住了一件事。      
     候选名单里,有郭嘉。      
     按常理说来,自己的秘书升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谁也没有阻止的权力。但,如果他不点头,郭嘉永远走不了。      
      谁想一直给他这个老男人当秘书呢?曹操想着,却还是在要不要告诉郭嘉之间举棋不定。      
      出了会议室,郭嘉自觉的接过曹操的公文包,乖巧的跟在他后面,什么也没问。曹操突然停下,自己位高于他,是为了给他使绊子吗?
     
      是为了给他撑腰。
     
       曹操转过身,搂着还未来的及停下,几乎要撞上他的郭嘉。
      “郭嘉。”
      “?”他抬起头,想从曹操臂膀里挣开,却不敢大动。望了望四周,没什么人,郭嘉的脸一红,低下头去。

      “郭嘉,你…有兴趣去政法口任职吗?”曹操摸摸鼻子,不敢看郭嘉的表情。
   
       他以为郭嘉会兴奋的连连点头,满口答应,说着一句句感谢自己的话,却不想郭嘉什么也没说,冷着脸甩开曹操的手。
     “我想我还是再等等吧,有了些经验也更好。”郭嘉说完,便独自往前走走。
     “书记,我去叫司机开车过来。”说完,郭嘉小跑向门口,拨打司机的电话。

    曹操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正一头雾水呢。

    他不知道他这一次是大错特错了。

 

   (十一)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正常。
     谁也没有提调任的事儿。
     只不过郭嘉常呆在自己的办公区,中午例行公事的去食堂给曹操打饭,端茶送水也只是静悄悄的,放下便转身走了。
      曹操觉得不对劲,却也说不出哪里奇怪,每每想叫住他,却开不了口。

      一晃半个月,曹操的沙发积了一层灰,人整日心烦意乱。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许都的GDP都得掉了,这可万万不能。
      于是他决定问个清楚。
   
      等郭嘉来做报告的时候,曹操终于得着机会了。
     趁郭嘉低头整理着桌上的文件,曹操绕过办公桌,轻手轻脚的走到郭嘉身后。
     郭嘉西装裹身,衬衫和外套一丝不苟的扣着,腰部线条骤然一收,弯着身子显得更加纤细。
     曹操轻轻贴上郭嘉的背,撑着桌面,将郭嘉圈在自己与办公桌间。
    
     郭嘉一愣,身子一僵,不敢挣扎。
     嗯嗯嗯???什么情况???我是要被潜规则了?难道这就是曹书记那天提调仁的原因???怎么办???
     曹操趁着这空,一手覆上郭嘉的手背。郭嘉吓得不轻,不小心推落了一打文件。曹操压根没管,变本加厉,蹭着郭嘉的后脑。
     “曹…曹书记,您这是干…干什么?”郭嘉没敢转头。
     曹操笑笑,一手搂上郭嘉的腰,把他带向自己。
     “我就是想问问,你还愿不愿做我的大秘书,或是去政法口?…嗯?”曹操一边说,搂在腰上的手却是不安分。
     “我…曹书记不嫌弃的话,政法口的事儿再等等吧。”郭嘉说完,却不见曹操回应,也不见他松手,反而搂的更紧。
     他怎么知道曹操正满面春光偷着笑呢。
     “那个…曹书记,我觉得我们要增进革命友谊的话,还是换个方式比较好吧,比如…视察什么的?”
     曹操一愣,松开手。郭嘉转过身子,脸上的润红还未退却。
      “也好,我们不如去开发区,骑单车视察?”
      郭嘉闻言也无法拒绝,只好视死如归般答应。想起之前的经历,他的腰就隐隐作痛。
    
      真弄不明白,现在的书记,怎么就喜欢看自己的秘书扶着腰进进出出呢?

    

     
      (十二)

      第二天,阳光从帘隙射入屋里,孙策就醒了。
      他睁眼,便能看见周瑜的睡颜,如雨后新洗般出尘绝艳。
       孙策轻轻抽出胳膊,本准备起床,他怀中那人却似被惊扰了般,往他怀里钻了钻,一只胳膊又搭在了他的腰上。闻着周瑜均匀的呼吸,又不似清醒后的玩闹。
    
      孙策轻笑,将周瑜的手塞回被子里,一个偷吻后便起身去了厨房。
      听着噼里啪啦的响声,周瑜醒了过来,却不愿起床。终于安静些后,他听见脚步声向卧室而来,便急忙闭上眼去。
      好像是什么盘子放在床头的声音。
   
     周瑜不敢睁眼,装作睡着的模样,可微微颤抖的眼睑却出卖了他。
      这点小举动,哪里忽悠得过公安厅长?
  
       孙策满脸笑意,却不叫醒装睡人,只是装傻陪戏。
      “早餐放床头了,我先去局里看看,早些起来,乖。”孙策俯下身子,给周瑜掖紧被子,抚去他耳前碎发,微微咬着那人耳尖说。
     
      感到床上人一轻颤,孙策却只是笑的宠溺,披上制服,哼着小曲儿,出了门去。










【每周一撒糖真是超甜(///ω///)个人挺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的 诶突然发现私设如山???嗯感谢食用 日常求评论和小心心哦♡-(๑˙ー˙๑)-♡】
     
   

【【深中曹郭和人民名义毒的衍生短篇//∇//)③

   此篇主策瑜!!! 略曹郭!!!
 
    (七)

     省办公厅前夜造劫。
     孙策来不及训斥他愚蠢的下属,匆匆赶去现场。 
   
     市厅的人一早就到了。现场拉起了警戒,与一旁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直看得孙策心慌。
     一旁不断有人向他招呼讨好,却不想这素日好脾气的孙厅长今日如此暴躁不堪。
      周瑜昨晚一宿未归。
     本想是周瑜偶尔加加班,夜深了便在厅里的干部宿舍睡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接他一个电话…
     
       天突然沉下来,风吹满楼。
     
        孙策急红了眼,想亲自勘察现场,刚翻进警戒线,就被一旁的局长拦下。
     “厅长,要注意政治影响啊。若您都进去了,这舆论还不知会吹夸到什么样啊。我建议,您还是别进去,向记者出面说明一下问题,别乱了民心,造成社会恐慌啊。”
     “你…”
     
       孙策一句不知当不当讲的话都要讲出了,却突然想去周瑜常与他唠叨的百姓为重,只能沉默的站在线外。
      他从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过,窝囊到只能攥紧拳头。

    

     (八)

      周瑜被雨叩窗的声音叫醒。
      还算惬意。
      昨日刚加班不久,他就被鲁肃叫去吃夜宵了。
      两人聊的不亦乐乎,直过凌晨。周瑜索性就在鲁肃家里睡下了,手机在加班时打的静音就再也没关过。
      幸好是休息日,周瑜想着,刷起了手机。
      不刷不知道,一刷吓一跳。
      一百三十二个未接是怎么回事?
      再一刷。
      办公厅被洗劫了?!
      周瑜猛的从沙发上蹦起来,套上皱巴巴的西服,来不及顺一把伞,就往门外冲。
      “子敬——我先走了,咱们改日再续!”鲁肃从厨房走出来,望着门口,有些摸不着头脑。
     
       推开门,周瑜还没跑出两步,就撞进了一人的怀里。奇怪的是,那人一身的制服湿的透彻,双手冰凉,却把他揽入怀中。
      周瑜的头低着,刚好靠着那人颈窝。
      是孙策的味道。
      周瑜从他怀里挣开,抬头对上那人的眼,灼的骖人,便又移开目光,用手擦试着那人脸上从发梢滴下的雨水。
      孙策抓着那只手,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把周瑜垃进了电梯。
     
      “伯符,对不起…”周瑜见孙策只是沉默,想是他真生气了,便乖乖的道了歉,挪步到孙策身前,轻轻靠在孙策肩头,不再动弹了。
      接下来的十几秒,孙策还是没有说话,只听见电梯里水滴从孙策衣角砸在地上的声音。
  
       门一开,周瑜刚抬起头,又被拉出了电梯间,一个踉跄,孙策却头也没回,只是紧紧握着周瑜的手。
      直往大门,经过一个楼梯间,周瑜突然停住,将孙策压在墙上,两只手撑在孙策肩头两旁的墙壁上。
  
      孙策故意不看他,憋得他一肚子话说不出来。
  
      下一秒,周瑜突然抓着孙策的衣领,将他略高一截的头微微拽下,便吻了上去。
       可孙策闭着牙关,不做回应。
     
       周瑜闭上眼,平日里从孙策那里偷学来的技能都用上了,他却无动于衷。他准备放弃,却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背脊一凉。
      什么时候他被孙策压在墙上了?
      孙策的吻此时有些急切,乱了节奏,在周瑜唇齿间攻城略地,不给周瑜喘气的机会,像是在霸道的宣誓主权。手也不老实,环住周瑜纤细的腰肢,把人往怀里带。
      等周瑜实在经受不住,几近求饶,满脸通红,眼底晶莹,腰彻底软了下来,孙策才放过他。
      
     孙策舔去周瑜嘴角的银丝,凑到他耳边说:
     “公瑾,等我们回家,再谈谈你道歉的事儿吧。”
       周瑜猛的发现自己掉坑里了,脸一烫,惊觉老腰不保。

    
     (九)
     
      郭嘉连夜坐上长途大巴,第二天一大早到了许县,就往办公室奔去了。他的原则,能多上一天班则一天,能不迟到便不迟到。
     以至于曹操看见他日思夜想的郭嘉时,被他浓浓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郭嘉,今天许县城市规划的植株栽培细则你好好看看。哦,就在我沙发上看。”
     “谢谢书记。”郭嘉憋回去一个哈欠后说。

     等到中午,曹操从堆成小山的文案里抬头的时候,他看向沙发的方向,发现他的小秘书靠着扶手睡得正想呢。曹操笑笑,早料得如此,便起身将自己的外套给郭嘉盖上,放下一旁的百叶帘,去食堂打了两份饭。
   
       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这百叶帘不太严实。
  
        几束阳光穿过小窗,投在郭嘉白净的脸上,显得干净美好。郭嘉并未被此扰醒,只动动胳膊,将曹操的外套裹入怀里,埋下头,像是留恋那外套主人的气息。
   
      曹操看见他难得的笑了。
     
      他突然有些嫉妒那件外套。
     
      走上前去,他望着郭嘉许久,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在他眉 间,落下不轻不重的一吻而已。

【文思泉涌的我回来了!!!依旧是一口一口的狗粮嘿嘿嘿(´ε`;)好像忘记说不定更了?嗯日常求小心心和评论o(*////▽////*)q谢谢小天使们♡-(๑˙ー˙๑)-♡】
     

     
    
    
   
  
    
 
    
   
    
    
    
   
 
    

【曹郭】讨厌至极 (六)

      伪车慎入!!系好安全带也没用(´ε`;)
         

     曹操亲自喂下华佗的药后,郭嘉便昏昏沉沉的醒了。
     
    有些流恋那不似平日锋芒毕露的唇,可小盅药没得太快,他的指间不自觉摩擦着嘴角,一副意犹未尽。
        
        “奉孝你…感觉如何?”曹操不放心的给郭嘉捂着被子,看向他的脸。
         “明公放心,嘉很好…明公其还罢,嘉歇息片刻便好。”郭嘉的眼神从曹操脸上移开,侧过头去,纤长的睫毛搭在下睑。闭眼,却更难抑制那奇怪的感觉。
       曹操没有回答,默默起身。
       他想起来了,郭嘉不是从前的郭嘉,他亦非从前的他。论呆在郭嘉身边,曹操不如一个下人有资格。
     
       可他没想到,那只手还是从被子里探了出来,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袖。
     
       顾盼,郭嘉的眼睛呛着泪水,睫毛湿漉漉的搭着,黑亮柔软的长发微乱,略过挺拔的鼻梁,娇艳欲滴的唇微启,随着胸膛起伏喘着气,那凝脂玉颈微露,舒着美好的曲线。
       郭嘉喉头微微滑动,像是想说什么。可他眼中的凄悸涌动,只发出微弱的喘息。
     
       帐内焚着香,炉鼎离榻不远,透着星点暖光,却叫人看着燥热。塌前枣红的轻纱垂下,倚着被褥和塌沿勾勒些许纹丝。
       
       曹操固然作不得柳下惠,便麻利的掀起轻纱,迫不及待的将碍事的被褥丢去一边。
    
      “你…”郭嘉一声惊呼,还未起身,曹操便覆下身来。比他壮硕宽大不少的身子压的郭嘉无法动弹。
 
      “奉孝,你若是乱动着了凉,孤可饶不了你…”曹操俯下身子,凑到郭嘉耳边,故意带着粗重的气息,把声音压的极低。说完好似不够,他轻轻咬着郭嘉的耳尖。郭嘉猛地一颤,可曹操像是感觉不到,变本加厉得细细舔舐郭嘉的耳廓,继而在白嫩的脖颈留下细密轻柔的吻。
      
      “哈啊…”郭嘉抑不住从嗓眼冒出的呻吟,向后躲着,不料衣裳却不合时宜的滑下,露出精致的锁骨。
      “你啊,怎生得这般瘦呢。”曹操看着那有些突兀的锁骨,有些心疼的道,却没来由的觉得勾人。手上也不怠慢,趁机探进那人衣摆,在纤细的腰肢几经流连。
     
      “明公自取罢。”郭嘉闭上眼,突然撇过头去,声音清冷,字一个一个从嗓眼蹦出,像地窖里凿出的冰。他忍住喘息的胸膛颤抖着,红润的脸与他的语气格格不入。
      曹操听着自然有些兴致,却没来由感到不安。
  
      而接下来,郭嘉所说,竟使他的欲望散尽,偳偳不安,磐石一般坐在床边。





【我会告诉你们我卡文了吗(ಡωಡ)那个文思泉涌的我呢???好吧我会努力的这里章挺难表现的qwq嗯依旧感谢大家 求小心心和评论(///ω///)】
     
     

     
     

     
       
      

    
        

理科课上的摸鱼//∇//)○
沉迷奉孝无法自拔(*/ω\*)

【【深中曹郭和人民名义毒的衍生官场短篇//∇//)②

     现代 官场 甜向 主曹郭 略策瑜

    (四)
    
     郭嘉去舒县的第二个晚上。
    
     曹操颇不放心,虽说市委书记周瑜还算是个好相处的人,可他家那个公安厅长孙策太不让人省心。
     孙策和郭嘉算是旧相识,可两人一见面,孙策就一脸愤愤,嘶哑咧嘴的样子。听周瑜说,孙策一看到郭嘉,那张帅脸就隐隐作痛。
     曹操想到这,端起手机,刚解了锁,给周瑜拨了电话。又想给郭嘉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却还是打消了这主意。不比视察,现在他可没什么理由关心秘书的私生活。
    
      此刻曹操觉得自己迎来第二春了,他简直就像青春期暗恋姑娘的小男生,有些怯生生。
     可转念一想 ,他曹操早过了不惑之年,经历一段破裂的婚姻,两个儿子都上初中了,这样岂有个家父威严的样子,怎么给俩娃树立榜样,怎么给许都领导班子增加威望?
      于是我们伟大的曹书记毅然决然的拿起手机。
       还没等他解锁,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我家奉孝”四个字闪烁着。
      
       曹操蹭地从座位上蹦起来,踱着步子接了电话。
      
       脸红的那两个,绝对不是曹操,绝对不是郭嘉。

   
    (五)

     到舒县,居然是周书记亲自来接他。
     郭嘉自己都感到奇怪了,难道周书记以为曹书记会来?看着排场也不应该啊。
    
     他半信半疑的上了周书记的车,却看见开始的竟是孙厅长,那个一见他就不爽的孙策。郭嘉心里一阵寒颤,不自觉的抬头看向周瑜。
   
     郭秘书觉得有必要向曹操反映一下,这舒县的书记和厅长都太闲了。
   
     孙策从后视镜皱着眉盯着郭嘉,脸上又隐隐作痛了。周瑜在副驾位,等着堵车的空儿就给了孙策一下,说
  
    “小郭好不容易来这儿一趟,你怎么这个态度,嗯?”        孙策憨憨一笑,脸上的阴郁散了个尽。
      “嘿嘿,公瑾,我这毛病你不也知道?”
      “别公瑾公瑾的,都说了在外叫周书记!”周瑜似乎毫不介意郭嘉的存在,炸起了毛。
      “好好好,周书记,现在我就是个给您跑腿儿的司机,行了吧?”孙策笑的一脸宠溺,就差把脸凑到周瑜边儿上去。
       …
    
      郭嘉此时已经自觉的靠着车窗坐了,生怕存在感太强坏了这书记和厅长的兴致。
       听他们斗嘴终于歇了歇,郭嘉放松了身子,往中间一靠。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足够杀死他大半脑细胞了。
   
    孙策早已挣开安全带,搂过一旁周瑜的就对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吻了上去。
  
       ???
       震惊!霸道公安厅长撇下罪犯只为一泡人妻书记?
      
       郭嘉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跳车出逃的冲动。
       这个社会太可怕了,我还是个宝宝。
       好想回曹书记那里啊,郭嘉想。
      
       虽然曹操会时不时逗逗他,顺便吃点豆腐,也比现在强啊。

    
     
    (六)

     曹书记打开电脑,定期清理文件,却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文档,以前从来没见过。
     有些疑惑的打开后,曹操一愣,原地懵圈,就突然开始转他那可怜的转椅。
    
       那是郭嘉的相册。大概是上次他给曹操拷邺城文档时不小心捎过来的。
      照片是按时间排序的,从小郭嘉告别开裆裤开始。
   
      红着脸睡得流哈喇子的郭嘉。
      偷吃冰淇淋的郭嘉。
      穿着学生制服站在母校门口的郭嘉……
    
       都是他的郭嘉,他的奉孝,真是可爱到犯规啊…曹操直勾勾的盯着屏幕,摸着下巴想。
      
        其一,曹操盯了许久,不忍跳页。
       
         茵茵碧草之上,白衬少年与一只金毛追逐嬉戏。
         阳光豪不吝啬的撒在少年白皙的脸靥,洋溢起专属青春年少的无邪。
          少年只咧着嘴笑,露出瓠犀一般的贝齿,衬着看起来味道不错的唇。
        
         曹操从未见过郭嘉这么笑,笑的如此天真无邪。
         他想亲眼见一见。
        
         于是在心中,曹操便许下夙愿,要复这笑靥,护它一生一世不消不散。




未完待续(❀ฺ´∀`❀ฺ)ノ



【伯符这个私设个人觉得炒鸡有萌点!嗯小可爱们多评论送小心心哦谢谢支持ε=ε=ε=ヾ(´▽`*)ノ】
     
     
    

   

【【深中曹郭和人民民义毒的衍生官场短篇//∇//)○

      现代  官场梗  甜向  主曹郭 略策瑜

     (一)
     
     十一点了,曹操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下午的天气闷的不寻常,果然,暴雨骤降。
     他本是早早处理完了公事,也不防畅快的淋雨回家 却还是赖在那被靠的倾了背的转椅上。
      这办公室的色调本就不怎活泼,如今只留曹操一人,只开着昏暗的灯,便越发显得死气沉沉了。
     
      毕竟,曹书记那心肝宝贝儿的秘书郭嘉,去舒县市调研了。
    
       再怎么说,这文件是曹操下的,调度也是曹操批的,也轮不到他纳闷儿吧。可曹操偏就有些后悔,还怪到夏侯厅长头上。夏侯惇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心说这曹书记今天不太对劲啊,就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披头盖脸的骂。
       骂的是什么,夏侯惇也没听清楚。好像是和那个小秘书有关的?这事儿不是曹书记亲自拍定的吗?
       他觉得,可能现在的书记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幸亏自己是个厅长。
    
    
    

     (二)
    
      平日里好不容易的了空,曹操便借着视察理由把郭嘉带出去。名为视察,实为约会,尽管郭嘉不这么想。
     
     出去视察的时候,郭嘉总是带着笔记本和手提电脑,一副随时准备工作的样子,这让曹操很是不爽。这积极严谨的态度真是像极了政法委书记荀彧,不是说不好,只是用错了时候。
     
       不过有一次,曹操终于没让郭嘉把笔记本带出来。
     
       他决定去许都新开发的生态风景区视察,正值环湖自行车赛。曹操也不含糊,让负责人弄来两辆单车,就和他的小秘书骑了上去。
      
       西装修身,穿在郭嘉身上却显得有些空荡。蹬着单车的腿一上一下,西裤纹勾勒出长腿的轮廓,看得曹操手一松,车头一扭,差点滑出去。
     
       一旁的杨柳迎风而邀,不似曹操气急败坏。
      
       韶华流景,此刻凝绝。

      (三)
     
      骑过单车的第二天,郭嘉第一次上班迟到了。
      理由是工伤,他骑的腰疼,起不来床了。
     
        曹操有些懊恼,心说让郭嘉腰疼的起不来床的居然是辆单车,而不是他曹操,便顿时有种想把那车仍进拆车场的冲动。
        他揉揉太阳穴,一副饿狼捉不着猎物的样子。
       曹操唤郭嘉过来,给他找份文件。
        抬头看着郭嘉簇着眉扶腰往档案室挪着步子,曹操便控制不住的神游。
       
        算了,曹书记想。
        他应该给那生态开发区再拨些经费,再建个自行车露天训练室,带隔间的那种。 顺便再把那辆他们俩骑过的单车买回来。


未完待续o(*////▽////*)q

【嗯!就是想推人民民义沙李配啊,然后突然发现和大曹郭超搭,于是又是一个天坑(๑¯∀¯๑)人物可能有些ooc,另外如果情节和某些设置可能与现实不符,小可爱们可以和我说一声。政治不好的宝宝欲哭无泪(ಡωಡ)相信我会甜出新高度的(❀ฺ´∀`❀ฺ)ノ谢谢大家支持么么哒,多给几个小心心呗(´ε`;)再砸来评论吧(•̀ᴗ•́)و ̑̑】
     
    
      
    
       

       

      

     
      
     

【曹郭】讨厌至极 (五)

        
       门外头变了天,这日子闷热了许久也总算是刮起了凉风,还颇有几分凉意。那山贼裹裹紧身上的杂纹貂披,一手拽着郭嘉纤细的胳膊。
      
        可郭嘉觉得燥热的很,身体不受控制的冒着汗,脑袋有些昏沉,想挣却那鹰爪般的手,可使不上力气。
       “大人,我们这是哪儿去呢?”那山贼谄着脸问。
       “你这脑仁怎么就这般不灵光?这药真真难讨,即便是讨着了也是欲瘾缠身,还招惹麻烦。今儿个我们捉不了那曹贼,往他那营里赠个药罐倒是不亏罢?”
        郭嘉迷迷糊糊的听着,却忽觉着后颈一凉,感着一下子刺痛,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失了知觉。
        
        “嘿嘿嘿…大人,这便省事儿多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曹营。
        
         “都给孤滚出去,滚出去!!!”还未近营,就听的那曹丞相怒不可遏的愤吼,像是头失了巢的野兽,一世的明惠,此刻却没了计策,乱了方寸。
         难见平日里豪爽的丞相气成这样,营里一群莺莺燕燕都推搡着不情愿的出了帐去,心中有些怨气,自己是一番好意安慰,可那个都要过了气了的军师祭酒,空手无权,财势也比不过她们,丢了这么一旧人,这丞相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料她们是想不出个名堂的。
         曹操环顾总算是静下来的帘后牖前,重重谈了一口气,往案边的小几就是一坐。
         这是自己所期望的吗?曹操回答不了。
         这次出营,本就只是为了讨郭嘉一悦,以给他谋个好策,局势越发紧张了不是?可曹操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他的胸口怎的如此难受。也不愿请那华佗老天来,便自己受着了。他本就不似他人眼里那般不管不顾的豪放,老奸巨猾的处世,他也不是那么爱笑,起码真真不愿在肚子里冷笑。
          强压下心头不适,曹操端起案上兵卷就这么怔怔地望着。
         
         少焉,他猛的想起。
         
          其实上一次自己笑倒真真也离得不久,能说是近的很也不为过 。
          那是在出营逛市的马车上,他盯着郭嘉害羞的别过脸去,发丝中露出泛红耳尖的时候。
          他记得那时的自己想去抓住郭嘉冰凉的手,搂着他的肩,让他单薄的身子靠着他的胸膛。他只是想,却并未抬手。他想,他的薄情顾利,大概早让他的忌酒心灰意冷了吧。于是,那因颠簸而碰着的两只手,却还是没有紧握。

         自己是怎么了?曹操还是想不明白,便一把放下兵卷,出了营,不自觉的望着人来人往的方向,像是在寻着、等着什么人。
        
        人心说的通俗,就似这阴晴不定的天,这下子不是刮起了北风么?再聪明绝世的人,也难以琢磨。
       
        所以当手下的人来报,道军师祭酒已经寻着,正于归营之途时,曹操不知道自己想着什么。
        但还是得传那华佗,曹操突然觉得。
        孤的心,怎生动的这番不愿慢下来?
       
        而看到面色潮红,胸口起伏的厉害,一双明目未启的军事忌酒时,曹操觉得千思万绪一齐涌向他那跳的过快的心。他一把将那人抱起,讲他的头枕在自己颈窝,向自己帐内阔步走去。
        他搂着那人的细腰,隔着衣料都能感受怀中人的燥热,略略查看着是否带着伤,继而看向那张红透的小脸…
        可曹操突然打住了,毕竟,那人喷在他颈窝灼热的气儿,够他喉咙一紧了。

        就算说的再通俗,自己的,也都看不透。




【快夸我!!!我是不是很棒!!!我是不是双更了!!!灵感一来我自己都害怕(๑¯∀¯๑)嘉嘉总算回来了嘿嘿嘿。小可爱们你们点梗吗?!!我写番外好不好!!!谢谢大家支持看到这里么么哒♡-(๑˙ー˙๑)-♡】

        

       

【曹郭】讨厌至极 (四)


        曹操回了马车,才惊觉车内人已不见了踪影。
        闭市的锣早已响过了,已是一条空街,哪里看得到郭嘉的身影。
        曹操有些着急,沿街拉着还未来得及关铺子的小二,数问是否看见了一个眉眼清秀,青褂袭身的着冠男子,却不得答应,竟是忘记了派出那几个守车的侍卫,或是自己骑上一匹骏马。    
        顺着坊街走下去,人烟越是稀少。
        残阳已尽,天色渐晚。曹操已经走到路的尽头,走上了一座小桥。大概是寻得有些乏了,曹操向桥栏走去,却觉得脚下步子一脆,抬脚俯,只留得一串被踩的七零八落的糖葫芦。
        曹操觉得恍惚,心中升起戚事之预,惴惴不安。

        玄夜已至。
        院内。
        郭嘉睁眼,却是一片漆黑,自觉是被人以黑布遮目;动动手脚,也均被麻绳捆的严实。心下一想,大约是来路大意了,那对跟着他们的商人,恐怕意图不轨。只是现在并不知晓是他们的对敌人,或曹操的仇家。后者甚好,不必多加费心,至多是一命罢,只怕是袁公手下,麻烦便大了。
        门外静的很,本只听得郭嘉衣料轻轻摩擦的声音,却响起了扣地声。两个男人谈笑着,声音越来越近,郭嘉听的真切,心道不好。
        “本想擒那曹贼来,谁知只看得那马车不见人影。不料在白玉桥遇着他那随行的红人儿,就擒了来。依大人看,如何处置呢?”
       “甚的不错,余且看何人入那曹贼之眼。”
       话音一落,就听见木枢被卸下,接着两个男人走了。一人官申模样,一人山贼模样,点头哈腰着,嬉皮笑脸的点起烛灯。那山贼托着烛灯,朝郭嘉缩着的角落走去。
       郭嘉感觉一双糙手草草解下了他睑上乌练,睁眼蹙眉抬头。
       “哦?那曹贼真真眼光不赖。”那人笑的诡异,一只手捏着郭嘉的下颚。郭嘉躲避不及,惹得一阵恶心。
      “大人,您上次差来的那五石散?”那山贼眯着眼笑起来,露出黑黄的牙。
      “拿来!今儿就在这试试。不过,倒是了便宜了这厮,据说这五石散,可是能使人渐入神境…沾上了便日日离不得了!”
      距日出和日落都远的很,郭嘉觉得自己大概再也不回去了。

       下颚被粗糙的手攒劲捏着,无奈薄唇微启,便被塞下了那药丸。郭嘉欲咬舌而终,而喉却被死死掐住,留下红痕,便无济于事。

       那两人还说了什么,郭嘉是听不见了。
       睁眼,是摇曳昏暗的烛光 ; 闭眼,是脑中一片混沌。郭嘉只觉得自己像一只风箱,从胸口发出浑浊的呼吸声。
       玉肌润红,贝齿朱唇,他单薄的身子还缩在墙角。俄而便是一身的虚汗,汗珠从他光洁的额前滑下,划过精巧的脸靥,依順脖颈,拂过红痕,滑入衣襟。
      
        郭嘉还想睁眼,可眼神依然失了焦,恍惚觉着自己被人搀起,却站不住双脚,被推搡着出了屋。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_(°ω°」∠)_】
有话要说∠( °ω°)/ :
           一周多没更超级抱歉啦 这周尽量双更//∇//)○
          五石散是个邪恶的东西【捂脸】有一些神奇的效果比如春//那什么什么药(๑¯∀¯๑)
          日常求个评论吧 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