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深中曹郭和人民名义毒的衍生短篇//∇//)③

   此篇主策瑜!!! 略曹郭!!!
 
    (七)

     省办公厅前夜造劫。
     孙策来不及训斥他愚蠢的下属,匆匆赶去现场。 
   
     市厅的人一早就到了。现场拉起了警戒,与一旁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直看得孙策心慌。
     一旁不断有人向他招呼讨好,却不想这素日好脾气的孙厅长今日如此暴躁不堪。
      周瑜昨晚一宿未归。
     本想是周瑜偶尔加加班,夜深了便在厅里的干部宿舍睡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接他一个电话…
     
       天突然沉下来,风吹满楼。
     
        孙策急红了眼,想亲自勘察现场,刚翻进警戒线,就被一旁的局长拦下。
     “厅长,要注意政治影响啊。若您都进去了,这舆论还不知会吹夸到什么样啊。我建议,您还是别进去,向记者出面说明一下问题,别乱了民心,造成社会恐慌啊。”
     “你…”
     
       孙策一句不知当不当讲的话都要讲出了,却突然想去周瑜常与他唠叨的百姓为重,只能沉默的站在线外。
      他从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过,窝囊到只能攥紧拳头。

    

     (八)

      周瑜被雨叩窗的声音叫醒。
      还算惬意。
      昨日刚加班不久,他就被鲁肃叫去吃夜宵了。
      两人聊的不亦乐乎,直过凌晨。周瑜索性就在鲁肃家里睡下了,手机在加班时打的静音就再也没关过。
      幸好是休息日,周瑜想着,刷起了手机。
      不刷不知道,一刷吓一跳。
      一百三十二个未接是怎么回事?
      再一刷。
      办公厅被洗劫了?!
      周瑜猛的从沙发上蹦起来,套上皱巴巴的西服,来不及顺一把伞,就往门外冲。
      “子敬——我先走了,咱们改日再续!”鲁肃从厨房走出来,望着门口,有些摸不着头脑。
     
       推开门,周瑜还没跑出两步,就撞进了一人的怀里。奇怪的是,那人一身的制服湿的透彻,双手冰凉,却把他揽入怀中。
      周瑜的头低着,刚好靠着那人颈窝。
      是孙策的味道。
      周瑜从他怀里挣开,抬头对上那人的眼,灼的骖人,便又移开目光,用手擦试着那人脸上从发梢滴下的雨水。
      孙策抓着那只手,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把周瑜垃进了电梯。
     
      “伯符,对不起…”周瑜见孙策只是沉默,想是他真生气了,便乖乖的道了歉,挪步到孙策身前,轻轻靠在孙策肩头,不再动弹了。
      接下来的十几秒,孙策还是没有说话,只听见电梯里水滴从孙策衣角砸在地上的声音。
  
       门一开,周瑜刚抬起头,又被拉出了电梯间,一个踉跄,孙策却头也没回,只是紧紧握着周瑜的手。
      直往大门,经过一个楼梯间,周瑜突然停住,将孙策压在墙上,两只手撑在孙策肩头两旁的墙壁上。
  
      孙策故意不看他,憋得他一肚子话说不出来。
  
      下一秒,周瑜突然抓着孙策的衣领,将他略高一截的头微微拽下,便吻了上去。
       可孙策闭着牙关,不做回应。
     
       周瑜闭上眼,平日里从孙策那里偷学来的技能都用上了,他却无动于衷。他准备放弃,却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背脊一凉。
      什么时候他被孙策压在墙上了?
      孙策的吻此时有些急切,乱了节奏,在周瑜唇齿间攻城略地,不给周瑜喘气的机会,像是在霸道的宣誓主权。手也不老实,环住周瑜纤细的腰肢,把人往怀里带。
      等周瑜实在经受不住,几近求饶,满脸通红,眼底晶莹,腰彻底软了下来,孙策才放过他。
      
     孙策舔去周瑜嘴角的银丝,凑到他耳边说:
     “公瑾,等我们回家,再谈谈你道歉的事儿吧。”
       周瑜猛的发现自己掉坑里了,脸一烫,惊觉老腰不保。

    
     (九)
     
      郭嘉连夜坐上长途大巴,第二天一大早到了许县,就往办公室奔去了。他的原则,能多上一天班则一天,能不迟到便不迟到。
     以至于曹操看见他日思夜想的郭嘉时,被他浓浓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郭嘉,今天许县城市规划的植株栽培细则你好好看看。哦,就在我沙发上看。”
     “谢谢书记。”郭嘉憋回去一个哈欠后说。

     等到中午,曹操从堆成小山的文案里抬头的时候,他看向沙发的方向,发现他的小秘书靠着扶手睡得正想呢。曹操笑笑,早料得如此,便起身将自己的外套给郭嘉盖上,放下一旁的百叶帘,去食堂打了两份饭。
   
       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这百叶帘不太严实。
  
        几束阳光穿过小窗,投在郭嘉白净的脸上,显得干净美好。郭嘉并未被此扰醒,只动动胳膊,将曹操的外套裹入怀里,埋下头,像是留恋那外套主人的气息。
   
      曹操看见他难得的笑了。
     
      他突然有些嫉妒那件外套。
     
      走上前去,他望着郭嘉许久,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在他眉 间,落下不轻不重的一吻而已。

【文思泉涌的我回来了!!!依旧是一口一口的狗粮嘿嘿嘿(´ε`;)好像忘记说不定更了?嗯日常求小心心和评论o(*////▽////*)q谢谢小天使们♡-(๑˙ー˙๑)-♡】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