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 (六)

      伪车慎入!!系好安全带也没用(´ε`;)
         

     曹操亲自喂下华佗的药后,郭嘉便昏昏沉沉的醒了。
     
    有些流恋那不似平日锋芒毕露的唇,可小盅药没得太快,他的指间不自觉摩擦着嘴角,一副意犹未尽。
        
        “奉孝你…感觉如何?”曹操不放心的给郭嘉捂着被子,看向他的脸。
         “明公放心,嘉很好…明公其还罢,嘉歇息片刻便好。”郭嘉的眼神从曹操脸上移开,侧过头去,纤长的睫毛搭在下睑。闭眼,却更难抑制那奇怪的感觉。
       曹操没有回答,默默起身。
       他想起来了,郭嘉不是从前的郭嘉,他亦非从前的他。论呆在郭嘉身边,曹操不如一个下人有资格。
     
       可他没想到,那只手还是从被子里探了出来,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袖。
     
       顾盼,郭嘉的眼睛呛着泪水,睫毛湿漉漉的搭着,黑亮柔软的长发微乱,略过挺拔的鼻梁,娇艳欲滴的唇微启,随着胸膛起伏喘着气,那凝脂玉颈微露,舒着美好的曲线。
       郭嘉喉头微微滑动,像是想说什么。可他眼中的凄悸涌动,只发出微弱的喘息。
     
       帐内焚着香,炉鼎离榻不远,透着星点暖光,却叫人看着燥热。塌前枣红的轻纱垂下,倚着被褥和塌沿勾勒些许纹丝。
       
       曹操固然作不得柳下惠,便麻利的掀起轻纱,迫不及待的将碍事的被褥丢去一边。
    
      “你…”郭嘉一声惊呼,还未起身,曹操便覆下身来。比他壮硕宽大不少的身子压的郭嘉无法动弹。
 
      “奉孝,你若是乱动着了凉,孤可饶不了你…”曹操俯下身子,凑到郭嘉耳边,故意带着粗重的气息,把声音压的极低。说完好似不够,他轻轻咬着郭嘉的耳尖。郭嘉猛地一颤,可曹操像是感觉不到,变本加厉得细细舔舐郭嘉的耳廓,继而在白嫩的脖颈留下细密轻柔的吻。
      
      “哈啊…”郭嘉抑不住从嗓眼冒出的呻吟,向后躲着,不料衣裳却不合时宜的滑下,露出精致的锁骨。
      “你啊,怎生得这般瘦呢。”曹操看着那有些突兀的锁骨,有些心疼的道,却没来由的觉得勾人。手上也不怠慢,趁机探进那人衣摆,在纤细的腰肢几经流连。
     
      “明公自取罢。”郭嘉闭上眼,突然撇过头去,声音清冷,字一个一个从嗓眼蹦出,像地窖里凿出的冰。他忍住喘息的胸膛颤抖着,红润的脸与他的语气格格不入。
      曹操听着自然有些兴致,却没来由感到不安。
  
      而接下来,郭嘉所说,竟使他的欲望散尽,偳偳不安,磐石一般坐在床边。





【我会告诉你们我卡文了吗(ಡωಡ)那个文思泉涌的我呢???好吧我会努力的这里章挺难表现的qwq嗯依旧感谢大家 求小心心和评论(///ω///)】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