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 (五)

        
       门外头变了天,这日子闷热了许久也总算是刮起了凉风,还颇有几分凉意。那山贼裹裹紧身上的杂纹貂披,一手拽着郭嘉纤细的胳膊。
      
        可郭嘉觉得燥热的很,身体不受控制的冒着汗,脑袋有些昏沉,想挣却那鹰爪般的手,可使不上力气。
       “大人,我们这是哪儿去呢?”那山贼谄着脸问。
       “你这脑仁怎么就这般不灵光?这药真真难讨,即便是讨着了也是欲瘾缠身,还招惹麻烦。今儿个我们捉不了那曹贼,往他那营里赠个药罐倒是不亏罢?”
        郭嘉迷迷糊糊的听着,却忽觉着后颈一凉,感着一下子刺痛,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失了知觉。
        
        “嘿嘿嘿…大人,这便省事儿多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曹营。
        
         “都给孤滚出去,滚出去!!!”还未近营,就听的那曹丞相怒不可遏的愤吼,像是头失了巢的野兽,一世的明惠,此刻却没了计策,乱了方寸。
         难见平日里豪爽的丞相气成这样,营里一群莺莺燕燕都推搡着不情愿的出了帐去,心中有些怨气,自己是一番好意安慰,可那个都要过了气了的军师祭酒,空手无权,财势也比不过她们,丢了这么一旧人,这丞相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料她们是想不出个名堂的。
         曹操环顾总算是静下来的帘后牖前,重重谈了一口气,往案边的小几就是一坐。
         这是自己所期望的吗?曹操回答不了。
         这次出营,本就只是为了讨郭嘉一悦,以给他谋个好策,局势越发紧张了不是?可曹操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他的胸口怎的如此难受。也不愿请那华佗老天来,便自己受着了。他本就不似他人眼里那般不管不顾的豪放,老奸巨猾的处世,他也不是那么爱笑,起码真真不愿在肚子里冷笑。
          强压下心头不适,曹操端起案上兵卷就这么怔怔地望着。
         
         少焉,他猛的想起。
         
          其实上一次自己笑倒真真也离得不久,能说是近的很也不为过 。
          那是在出营逛市的马车上,他盯着郭嘉害羞的别过脸去,发丝中露出泛红耳尖的时候。
          他记得那时的自己想去抓住郭嘉冰凉的手,搂着他的肩,让他单薄的身子靠着他的胸膛。他只是想,却并未抬手。他想,他的薄情顾利,大概早让他的忌酒心灰意冷了吧。于是,那因颠簸而碰着的两只手,却还是没有紧握。

         自己是怎么了?曹操还是想不明白,便一把放下兵卷,出了营,不自觉的望着人来人往的方向,像是在寻着、等着什么人。
        
        人心说的通俗,就似这阴晴不定的天,这下子不是刮起了北风么?再聪明绝世的人,也难以琢磨。
       
        所以当手下的人来报,道军师祭酒已经寻着,正于归营之途时,曹操不知道自己想着什么。
        但还是得传那华佗,曹操突然觉得。
        孤的心,怎生动的这番不愿慢下来?
       
        而看到面色潮红,胸口起伏的厉害,一双明目未启的军事忌酒时,曹操觉得千思万绪一齐涌向他那跳的过快的心。他一把将那人抱起,讲他的头枕在自己颈窝,向自己帐内阔步走去。
        他搂着那人的细腰,隔着衣料都能感受怀中人的燥热,略略查看着是否带着伤,继而看向那张红透的小脸…
        可曹操突然打住了,毕竟,那人喷在他颈窝灼热的气儿,够他喉咙一紧了。

        就算说的再通俗,自己的,也都看不透。




【快夸我!!!我是不是很棒!!!我是不是双更了!!!灵感一来我自己都害怕(๑¯∀¯๑)嘉嘉总算回来了嘿嘿嘿。小可爱们你们点梗吗?!!我写番外好不好!!!谢谢大家支持看到这里么么哒♡-(๑˙ー˙๑)-♡】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