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 (四)


        曹操回了马车,才惊觉车内人已不见了踪影。
        闭市的锣早已响过了,已是一条空街,哪里看得到郭嘉的身影。
        曹操有些着急,沿街拉着还未来得及关铺子的小二,数问是否看见了一个眉眼清秀,青褂袭身的着冠男子,却不得答应,竟是忘记了派出那几个守车的侍卫,或是自己骑上一匹骏马。    
        顺着坊街走下去,人烟越是稀少。
        残阳已尽,天色渐晚。曹操已经走到路的尽头,走上了一座小桥。大概是寻得有些乏了,曹操向桥栏走去,却觉得脚下步子一脆,抬脚俯,只留得一串被踩的七零八落的糖葫芦。
        曹操觉得恍惚,心中升起戚事之预,惴惴不安。

        玄夜已至。
        院内。
        郭嘉睁眼,却是一片漆黑,自觉是被人以黑布遮目;动动手脚,也均被麻绳捆的严实。心下一想,大约是来路大意了,那对跟着他们的商人,恐怕意图不轨。只是现在并不知晓是他们的对敌人,或曹操的仇家。后者甚好,不必多加费心,至多是一命罢,只怕是袁公手下,麻烦便大了。
        门外静的很,本只听得郭嘉衣料轻轻摩擦的声音,却响起了扣地声。两个男人谈笑着,声音越来越近,郭嘉听的真切,心道不好。
        “本想擒那曹贼来,谁知只看得那马车不见人影。不料在白玉桥遇着他那随行的红人儿,就擒了来。依大人看,如何处置呢?”
       “甚的不错,余且看何人入那曹贼之眼。”
       话音一落,就听见木枢被卸下,接着两个男人走了。一人官申模样,一人山贼模样,点头哈腰着,嬉皮笑脸的点起烛灯。那山贼托着烛灯,朝郭嘉缩着的角落走去。
       郭嘉感觉一双糙手草草解下了他睑上乌练,睁眼蹙眉抬头。
       “哦?那曹贼真真眼光不赖。”那人笑的诡异,一只手捏着郭嘉的下颚。郭嘉躲避不及,惹得一阵恶心。
      “大人,您上次差来的那五石散?”那山贼眯着眼笑起来,露出黑黄的牙。
      “拿来!今儿就在这试试。不过,倒是了便宜了这厮,据说这五石散,可是能使人渐入神境…沾上了便日日离不得了!”
      距日出和日落都远的很,郭嘉觉得自己大概再也不回去了。

       下颚被粗糙的手攒劲捏着,无奈薄唇微启,便被塞下了那药丸。郭嘉欲咬舌而终,而喉却被死死掐住,留下红痕,便无济于事。

       那两人还说了什么,郭嘉是听不见了。
       睁眼,是摇曳昏暗的烛光 ; 闭眼,是脑中一片混沌。郭嘉只觉得自己像一只风箱,从胸口发出浑浊的呼吸声。
       玉肌润红,贝齿朱唇,他单薄的身子还缩在墙角。俄而便是一身的虚汗,汗珠从他光洁的额前滑下,划过精巧的脸靥,依順脖颈,拂过红痕,滑入衣襟。
      
        郭嘉还想睁眼,可眼神依然失了焦,恍惚觉着自己被人搀起,却站不住双脚,被推搡着出了屋。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_(°ω°」∠)_】
有话要说∠( °ω°)/ :
           一周多没更超级抱歉啦 这周尽量双更//∇//)○
          五石散是个邪恶的东西【捂脸】有一些神奇的效果比如春//那什么什么药(๑¯∀¯๑)
          日常求个评论吧 谢谢大家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