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 (三)


        不管怎样,郭嘉终究身为人臣。
        他不是什么屏后小妾,也不是他魏营里整日寻欢作乐的女人。
         不论他在曹操面前如何的丢盔卸甲,自尊之心裸露,却仍旧高傲的不可一世。
         曹操讨厌他这一点。
         他认为郭嘉是一只可以驯服的忠犬,却不知他是一只心存天地的野猫。他想将这鬼才独自占有,却终是失败,不知如何收场。
         幸亏他的军师祭酒仍将奏书写与他,依旧不遗余力的施展他的才华,和荀彧、程昱几人共商战事。 那只野猫,只有在论他十胜十败之时,才显得那样温顺。
       
         政局动乱,曹操居然带着郭嘉逛起了坊市。
         这固然很奇怪,旁人不免疑惑不解,议论纷纷,可曹操与郭嘉心知肚明。
        
          从前,曹军还未如此强盛的时候,他们也一同逛过坊市。
         那时候的天下乱不过现在,小市上的新奇玩意儿也多。路边上腾着热气的胡饼和小碗的黄豆瓣儿,还有纸糊的风筝和绘得生气儿的糖画,总能使郭嘉慢下脚步。曹操看着孩子气的郭嘉,心觉无奈,也就掏出钱袋,吃的玩的一并买了去了。
        驻足排队,看着郭嘉额前少许凌乱的碎发,曹操想伸手提他理理,却还是用他厚大的手掌揉揉郭嘉的发顶。郭嘉一脸嗔怒,还是来不及躲开,想以牙还牙,却被曹操止住手臂,羞红了脸,靠在曹操怀里,吃的玩的散了一地也顾不着。
      
         已近黄昏,散市的锣快要被敲响了吧。
         枫叶红了的季节里,太阳早早的下了山,留给街上三五成群的妖童媛女一个不清不楚的背影 ; 却给盘起发髻的女子留下灿烂的紫霞。远远望去,人影耸动,卖豆腐脑的老人气从丹田而出,喉头一滚动,长吁一声,挑担进巷,妇人牵起黄毛丫头,青梅竹马互示情愫,都人挤着人向前走着。曹操和郭嘉也身在其中,随人群远去了。
      
           坐在颠簸的马车里,郭嘉忆起旧事,不忍蹙眉摇头。这已是他入魏营的第十一个年头了,不论是大捷官渡,致张绣贾诩,还是遗命刘备,弃二袁而征刘表,终是繁花落尽化而为泥,再无往日之艳盛。而物是人非,也不奇怪了吧?毕竟马车里的曹操,虽与之同席,却再也不会用他厚大的手掌覆着郭嘉冰凉的指尖,不会将他的臂环着郭嘉愈发消瘦的纤腰,不会将他温热的胸膛留与这身旁人。
            封官近爵又有何用?竟是不如往日夕阳西下,一双人并肩撒下的影。起码那影,是连着的,是郭嘉羡慕,求不来的。
            见郭嘉低着头,沉默不语,曹操笑道:
           “奉孝莫不是怕那街边的糖人收了摊子了?”
           “明公…甚解嘉意”郭嘉勾勾嘴角,又说道
           “嘉有念那糖葫芦,是否加酸了些。”
           “奉孝好性致,且待孤一尝。”
  
           其实根本不用尝,早就变味了不是?郭嘉想着,顾身掀起车帘外望,盯着车后一队商人样子的人马愣神,便没有瞧见曹操止笑后黯淡了的眼神,收容沧海 ,尽藏残霜。
        
        马车所到之处,人群散尽,早已没了当年的趣味。趁曹操下辙的功夫,郭嘉独自漫步于街坊。
        他从前总觉得呆在曹操身边,自己便是有了归所,如今孤身一人,却似放下心中担子,快活潇洒些。瞧见街边的糖葫芦,郭嘉又迈不动步子,便换了串糖葫芦,走向前路的石桥。
         湖面如镜,恰有番浮光跃金之意,便是到了敲锣闭市的时间了。郭嘉也不急着回去,只咬着糖葫芦,倚着桥栏,思量这难得不见酸的味道,便未曾留意身后多了一个商人装扮的男子……



【拒绝短小!!!虽然超超超超超超想写夜市,可是最近刚学到夜市宋朝才有ರ_ರ ...心塞。这章大概不太虐,因为下一章大概就要高能预警了└(ㅍ-ㅍ ) ┘嗯就到这儿吧明天考数学祝我好运要去复习了qwq  …等等,日常求评论,谢谢大家支持,食用愉快ヽ(•̀ω•́ )ゝ】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