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溯

【曹郭】讨厌至极 (二)

            药每日都准时送到郭嘉的帐中,过一个时辰便会

有下人将空碗端出。
         
             没人知道郭嘉其实一碗都没喝过。
         
              药一送来,郭嘉便悄悄出账,把药浇在帐后的

梨花树下。那颗梨花树他本是很喜欢的。
            
              从前,曹操好常来他帐里的时候,梨花常常开

的正旺。他们也就索性赏花议事,别有一番风味。
             
               那时候,每当梨花飘落,落在郭嘉半束的长发

上,曹操总是一脸柔情,用双常年握着银槊的轻轻抚去

那发上花。
           
               这时候,郭嘉总会微微低下头,微微一笑,闪

躲着曹操的眼神。

               如今,已是另一副光景了。

               梨树一颗接一颗的病死,被虫蛀空,只留下了

一棵。郭嘉便每日将药倒在这梨树下,看这树日日被药

毒侵蚀,枝杆难以生出新芽,花落得愈发快。
               
              他又想起落在他发上的那朵花,和曹操粗糙的

手指抚在他脸上的温度。
     
               而眼下,只有被药浸渍的土壤和残花。
              
               可纸终是包不住火,曹操还是发现了。
       
                那天曹操勃然大怒,把帐内的瓷物宝器摔了个

便,冲去郭嘉的帐内。郭嘉像是早就遇见一般,不慌不

忙的起身行礼。曹操失了理智,一把抓起郭嘉的衣衿,

逼他着自己。
              
                 “你究竟想怎样?啊?你不要命了是吧,我告

诉你,你这条命还要留着帮我平定天下。天下未定,你不准给我死!”
               曹操一把将郭嘉推开,端起案桌上的一碗药,递给郭嘉。

               “给我喝了。”曹操的声音冷冷的,比药还苦。

                郭嘉撇过头去,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曹操咋

舌,大手紧紧捏着郭嘉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将药灌

入郭嘉口中。来不及下咽的汤药沿着郭嘉的脖颈,染黄

了青白的衣衿。
       
                灌了大半碗,郭嘉呛的咳嗽起来,自拍着胸

口。曹操皱着眉头,一把将郭嘉拉近怀里,自己将剩下

的汤药一饮而尽,一只手托着郭嘉的后脑,将药悉数渡

入郭嘉口中。
             
                 这药真苦,曹操想。

                 帐外的梨花凋尽了,落在浸渍了汤药的土壤

上。这梨树,终是度过了它的一生,没有人再需要它

了。曹操不需要,郭嘉不需要,就连汤药也不需要。

               曹操已经不常来这里了,从前议计不常用的砚

台纸笔,如今卸去了一身的灰。郭嘉只将从前能从胸直

抒的话语精简于洁白的宣纸上差人送去。
  
               他不想喝药,这具已经腐朽的身子早已无药可

救。怎样都是死,为何不死的快活些呢。

               可他最不想的,是曹操吻他的时候,只尝到满

腔的药味。
              
               
              

             

             

评论(7)

热度(25)